•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關于謝留卿等63人詐騙案的法律意見書

    [ 肖佑良 ]——(2021-12-2) / 已閱1818次

    關于謝留卿等63人詐騙案的法律意見書

    第一、本案定性為詐騙,不能準確全面地反映案件的本質,很容易被辯方抓住辮子而陷入被動局面。
    謝留卿等63人大量使用“冒充拍賣行”“搶名額”“冒充同行”“承諾回購”等話術實施“套路賣”的行為,名義上是銷售工藝品、美術品,本質上是非法集資的行為,應認定為集資詐騙罪。理由是:謝留卿等63人的“套路賣”都是有承諾的,客戶購買產品不升值,公司包原售價回購。被騙的客戶,是聽信了中金公司客服(銷售員)所謂升值空間大、能聯系拍賣、公司包售價回購才“購買”的。在案證據顯示,許多被騙的客戶對收藏品一無所知。顯然,被騙的客戶不是基于個人收藏目的而購買產品,而是作為投資理財產品“購買”的,是投資行為。
    中金公司這種包回購的銷售模式,不屬于通常意義的工藝美術收藏品的銷售行為或者交易行為。理由是:一是判決書中楊磊證明成都辦事處有大量的客戶要求退貨(回購),只好把辦事處從成都搬到了重慶;二是徐平律師代表全體辯護人發表的辯護意見中提到中金公司有二千多萬元的退貨(回購)等等。正常的銷售工藝美術收藏品,這種大規模退貨(回購)情況是不會發生的。這些事實,充分證明了承諾回購是中金公司非法集資的手段,所謂的銷售(交易)工藝美術收藏品,不過是遮人耳目的幌子。
    謝留卿等63人如果不向客戶交付工藝美術收藏品實物,“售賣”的工藝美術收藏品由中金公司統一保管,采取由客戶認購的方式進行投資,中金公司保證一定期間能夠還本付高利息的模式。在這種情況下,大家認定為集資詐騙案不會產生任何爭議。然而,謝留卿等63人狡猾之處,就在于他們將所謂“售賣”的工藝美術收藏品實物交付給了客戶。這種情況下如果案發,他們就會狡辯,自己是欺詐性的交易行為,是個民事案件。這種模式很容易迷惑大家,使大家看不清楚本質。一審認定為詐騙案,公檢法全都被迷惑了。這種做法,比起前述不提供實物進行投資認購的非法集資模式,更隱蔽,更狡猾。因為客戶的大額投資,就被謝留卿等63人用低價值的工藝美術收藏品移花接木“調包”了。這里不是市場交易行為,而是“調包”。因為當初達成的“交易”是,中金公司包回收,包升值,也就是包客戶賺大錢的。更可恨的是,這種“調包”完成,謝留卿等63人對客戶還本付息的義務,統統免除了。相對于客戶的大額投資本金而言,客戶所獲得的工藝美術收藏品的價值要少得多,財富大幅度縮水了,更不要奢談獲得高額回報了。由此可見,謝留卿等63人的行為模式,實際上是采取包回購,包升值,包賺大錢等欺騙手段,誘騙客戶大額投資于工藝美術收藏品進行非法集資,與前述非法集資的典型模式本質上完全一致。所以,謝留卿等63人應認定集資詐騙罪。
    定性準確之后,全案檢方指控就有了定海神針。辯方律師團原一審比較有力的幾點辯護意見,都站不住腳,瞬間瓦解。另有法院判無罪的42名被告人,其判無罪的理由全部喪失了。
    集資詐騙案是共同犯罪。盡管42個判無罪的被告人并不一定明知本案屬于集資詐騙性質,但是無一例外,42人全部明知公司采取包回購等欺騙手段,“銷售”工藝美術收藏品的行為,也就是變相的非法集資行為。所以這種“套路賣”模式集資詐騙行為,輕易就能夠把判無罪的42名被告人納入刑事處罰的范圍。
    犯罪總金額的認定。凡是中金公司“售賣”后不能回購的工藝美術收藏品總金額,一審指控的,沒有指控的,都是集資詐騙犯罪總金額的一部分。中金公司已經回購的,沒有足額退賠的部分也應納入集資詐騙犯罪總金額中。
    關于律師提出中金公司大量退貨,證明行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問題。恰恰相反,本案的退貨,實際就是行為人在拆東墻補西墻,最終案發后不能退還的部分,就是行為人實際非法占有的集資詐騙犯罪金額,非法占有的目的早已成為現實了。
    定集資詐騙案后,工藝美術收藏品無論真假,無論提不提交法庭質證,無論鑒定人有無資質,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不影響集資詐騙犯罪構成的證明。顯然,一審法院以公訴機關指控“產品虛假或者包裝虛假的證據尚未達到確實充分的程度,相關被告人構成詐騙罪證據不足”的意見,以及一審法院其他“證據不足,詐騙罪不能成立”的意見,全都不攻自破了。
    至于律師提出收藏品是真的,大量收藏品仍然還在客戶手中的問題。這個意見不影響定罪量刑。因為客戶上當受騙投入巨資所得的工藝美術收藏品,留在手里至少還能值點錢,如果上交了,啥都沒有了,所以上交的積極性不高,很正常。
    第二、謝留卿等63人詐騙案一審公訴時,公訴機關沒有嚴格貫徹“部分行為,全部責任”的共同犯罪處罰原則。所有的客服及其他工作人員,經常開大會、小會,經常在一起交流經驗,作案時間長達數年,大家對公司采取包回購等欺騙手段“銷售”工藝美術收藏品都是明知的,所有被告人應該對自己參與后的公司集資詐騙犯罪總金額負責。然而,一審指控客服只對自己的“銷售”金額負責,并不準確。
    定性準確是辦案的重中之重。作為指控方,只要定性不出錯,出席法庭離應對自如就不遠了。謝留卿案一旦改變定性,只需要一個員額,一個助理出庭就足以應對辯方律師團了。辯方律師團大肆鼓吹的全案無罪論,將會成為中國法制史上經得起歷史檢驗的特大笑話了。

    湖南省邵陽市城步苗族自治縣 肖佑良
    2021年12月2日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

    男人下部进女人下部免费,韩国三级在线观看久,成年福利片在线观看,国产片av不卡在线观看国语